正文部分

即使拿走我家祖传的水晶球

“这里是……亚路菲尔德?”“没错!攻下这里我军就可以直指魔族王都,那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你们看这图,德拂伽虽然距魔都较远但却和亚路菲而德形成犄角之势,所以我才要求他们从德拂伽撤军,而我们今后几天名为撤军,实际是要布兵迅速突击这里,他们一定想不到的!”阳风得意的道。“原来是这样,大人高见。”旁边的一个军参心悦诚服的道。“但为何前些日子我们攻打德拂伽时亚路菲而德方面却并未支援?”兰可盈问道。阳风注视着军事图,点头道:“问的好,这正说明了亚路菲尔德城中军力不足,而以它的位置当然是已协防魔都密斯提卡为最优先的任务了,当然没有料到我们如此之快的攻入这个坚城也是一个原因。”“不过德拂伽虽说是让它处于中立,但那毕竟是兽族的城镇,如果它自作主张的扩军威胁我军后方就不妙了,听闻城卫军统率对我军很不友好。”一旁的军参补充道。“嘿嘿,这件事嘛,两天之内你就知道答案啦!”阳风自信的笑了笑,结束了这次军事会议。暂时无所事事的阳风叫了萱菲一起到大街上去散心,因为双方各自多了数万的军队进入城内驻扎,所以大街上显得格外热闹,而兽族百姓们在僵尸一事中很多得到过人类、精灵们的救助而伤亡极少,因此对于这些敌方士兵格外友好,路边不时有兽族和人类士兵在友好的攀谈,商铺、楼馆也都殷勤的招待这些异族,这些数倍于平日的客人也令的城内的商人大赚特赚。毕竟,不论哪族的百姓,安居乐业才是他们最大的心愿啊!“看来和平也并非遥不可及的事啊。”阳风搂着菲儿的小蛮腰感慨道。“嗯,对啊。”萱菲主动往心爱的人怀里靠了靠,心中想:如果能永远这样该有多好啊。阳风搂着怀中的佳人边走边聊,路边不乏羡慕者大流口水,发觉萱菲的异性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一百,阳风也不觉有些得意,因为他穿着普通士兵的军装,甚至有些人类士兵凑过来:“兄弟,这么漂亮的妞都能把到,传哥们两招吧?”在商业区阳风买了些小饰品送给佳人,虽然皇鞘裁锤叩祷酰娣迫允歉咝说牟坏昧耍犊斓南窀鲂∨愕牡蜕鹆硕琛3隽松桃登饺耸掷锬寐肆闶常咦弑叱浴a饺嘶蛐硎且蛭啦痪镁鸵掷耄裢庹湎г谝黄鸬氖惫狻?突然前面传来好多人的吵闹声,间或夹杂着一两声哭泣。大感好奇的两人过去一看究竟。“啊!那是城卫军。”萱菲发现前方十多个豹族士兵都是一身城卫军装束。一个须发皆白的狼族老者半跪在地上,一手死死的抓住一个豹族士兵的裤角,哭叫道:“呜,大人求求您啦,即使拿走我家祖传的水晶球,也请把我那几枚银币还给我吧,我一辈子就这些积蓄啊,以后可让我怎么活啊!”“妈的!要不是老子们辛苦保卫你们,你哪儿能活到今天啊,交点儿保护费是应该的!而且城主大人刚发布命令,全城搜索,所有发光的东西都要充公,我们可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耗,老不死的,快放手!”这个豹族士兵手中拿着个发出淡淡黑芒的晶石,说完后狠狠的踹了老人一脚,老人吃不住疼,终于松了手。“混蛋!知道大爷厉害了吧!”“好啦,去下一家吧!咱们管的这些贫民区还真没什么油水!”这些城卫军嘲笑了老人几句,转身准备离去。“呜,可恨的城主,就会欺压我们这些没权没势的人!”老人老泪纵横的坐在地上,不甘的咒骂着。周围虽然围了几个兽人,但他们大都是住在附近的贫民,除了同情老人,没人敢上去自寻烦恼。“怎么会这样……”萱菲看着无助的老人,难过的双眼通红。“这丝毫不关你的事。”阳风安慰她道,“不过你看到没有,那可不是水晶球喔!”“啊,难道那是……”萱菲想起了阳风在萱和厅前使用魔法时手中拿着的东西。“没错!那是暗之精灵石!看来你叔父对精灵石也蛮感兴趣的吗!”阳风说着拉住萱菲的小手走到那些城卫兵的跟前挡住他们的去路。阳风指责的说道:“喂,你们站住,是哪个城主让你们搜刮百姓的?”这些士兵从未见过萱菲这个名义上的城主,此时只是对着萱菲两眼色咪咪的大流口水,其中一个指着阳风道:“喂!臭小子你挺拽的吗,才到我们城里几天就搞到我族这么漂亮的妞,劝你赶快把她交还给大爷,或许大爷们会饶你不死。”这些士兵随即便把阳风和围了起来,准备先把男的教训一顿,在好好分享这个绝色美女。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少年肯定是个新兵蛋子,都不知道打架要带帮手的吗,而且竟然同时对自己这么一群人挑衅。阳风把萱菲搂入怀中,苦笑着对她道:“有这些不成器的白痴,看来你以后当了城主,可得好好费一番心了。”萱菲已经听阳风说过了谈判中的事,自己很有可能恢复城主的权利,而且刚才看到那老人无助的眼神,更是坚定了要治理好德拂伽,做个好城主的信念,于是对阳风点点头,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认真的道:“嗯,我一定会做个让百姓幸福的好城主,不会辜负老公你的期望的!”“我操!你们俩当老子们是透明的啊!”这些士兵看到两人在自己这群壮汉的包围下还唧唧我我的,忍不住火冒三丈高,互相使个眼色,同时轮拳向着阳风打了过去!“啪!”的一声巨响,而且只有这么一声,其中一个豹人士兵发现他随着这声巨响飞了起来,令他惊讶的是他的伙伴们和他一样飞了起来,原来那竟然是他们所有十多号壮汉同时被打飞的声音,更令他骇然的是飞到空中他才发觉自己混身的骨头都被打碎了一般,那绝对不是中了一拳啊,而是一瞬间被打了无数拳!不可能吧!论速度所有的种族里豹族可是第一的啊!但是这个少年竟然在一瞬间打出上百拳,他……真的是人类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闪电光速拳!?他不由想起了儿时看过的一本小人儿书。“呜、喔……好疼喔!”他惨叫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周围的兽人和地上的老者原本都闭上眼睛不忍观看,难得一个人类少年替孤独无助的老人打抱不平,唉,多好的一对儿年轻人啊!但是他们很快发觉事情不对,当他们睁开眼睛观看时,发现所有的豹族士兵都躺在地上呻吟,而那少年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懒散样,一手挽着他俏丽的小爱人,向着老人走了过来。“大叔,您没事吧?”阳风伸手挽起老人,并将取回的黑色精灵石和老人的钱袋一并交还给他,道:“这下物归原主啦。”“太谢谢您了!您真是老朽的救命恩人啊!”老人捏紧手中的钱袋钱袋,感激不已,“请恩人到屋内一座,容小人聊表谢意,屋子简陋,还望莫怪。”“这是哪里话,大叔您太客气啦!”阳风一手扶着老人走进屋内。木质的小屋古朴简陋,不多的几件家具有规则的摆放,屋内打扫着干干净净,随是简易,丝毫没有寒酸之气。阳风发觉屋内只有老人一个,忍不住问道:“大叔,您的家人呢?没和您一起住吗?”老人叹口气,一脸哀伤的道:“我老伴前些年过世了,唯一的儿子被强征加入军队,也在去年阵亡了……”“啊,对不起。”阳风想到现在双方的立场,心中不免有些悲哀。老人看到阳风一脸难过之色,赶忙道:“大人您不必在意,一千年来各族之间都是互相杀伐,又有谁能阻止的了呢?我们不过都是跟着命运走罢了。”阳风对老人点头表示赞同,就算自己现在统率大军又能如何?仍然不能阻止战争的脚步啊, 福建快3网上购买虽说自己决心以战止战, 正规福建快3投注网但那要增加多少失去亲人的孤独老人啊, 福建快3手机投注那样的和平真的值得期待吗?可是除此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一切难道真的都只是命运的安排?阳风转而对老人安慰道:“这些年真是难为您了。”老人激动的道:“唉, 福建快3在线投注平台难怪近来大人所在的军团势如破竹,一个普通的士兵竟然对我这个敌城老朽如此关心,贵军的首领真是治军有方啊!而且那样的维护我们这些敌城百姓,你们的统领大人或许是和平的种子呢!”阳风暗道一声惭愧。平日军中之事大多都是交给兰可盈和茜雅两女负责的,但是他并不知道两女都是受了他的影响才一改往日作风严格积极的治理军务的。老人继续道:“不过大人不必过于担心老朽,我还有个侄子沃特朗在军队,一有空就回来探望我,是个很好的孩子,听闻他因为好运而被同伴们称为‘不死草’呢,最近好象调到亚路菲尔德去了。”咦?沃特朗?怎么这名字听起来这么耳熟?或许是自己有个的部下吧,自己在兽族认识的人可不多,这样想着的阳风对老人道:“希望他一直能平安无事吧!”不过,自己的下一个军事目标不正是亚路菲尔德吗!在和这个兽族质朴的老者交流之后,他还能象往常一样毫无顾忌的攻打敌城吗?阳风想了想,道:“不瞒您老,其实我军这次是很被动的,因为我们施了一种很厉害的魔法,如果不能找到解除的方法,人类麻烦就大了。”“喔?原来是这样。我听说魔族王子可罗深的魔尊的真传,可以说是魔族魔法造诣最深的,据说他将所有魔法优略、缺陷都记载在一个笔记本上,好多魔法师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到魔都看看王子大人的这本笔记,那上面或许有记载你们所中的魔法也说不定。”“真的吗?多谢大叔啦。”阳风高兴的道,最起码也有了些线索了。看来把目标定在魔都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还要先攻下亚路菲而德,再进攻魔都,想起仍要大规模的攻城,他不免有些头疼。老人看到阳风满脸的犹豫,主动岔开话题道:“大人,这个水晶球请您务必收下,算是老朽的一点心意。”“唉?这怎么行?”阳风虽然很想得到这颗精灵石,但现在老人主动奉送,他反而不太好意思了。“大人千万不要拒绝,这水晶对老朽实在没什么用,而且还会惹些祸端,这水晶有时会有神灵显灵,大人在战场上或许会用的到。”“显灵?”阳风不解的问,他倒没听说过精灵石还有这个功能。“是啊,经常出现一个很好听的女声提醒我一些事,今天早上还对我说:‘老头,赶快卷铺盖卷滚出这个城镇吧!’当然我怎么能离开这个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呢。要是听从神灵大人的劝告也不会让我遭遇今日之事了。神灵大人可能已经讨厌我了,所以请您千万不要拒绝这个水晶球啊!”老人说着便把这颗暗之精灵石塞进阳风手里。精灵石上怎么会有神灵显灵呢?精灵石要凑齐三颗才会有大精灵出现的啊,一定是这个老人太孤独以至于产生幻听了吧,不过他想象中的神灵还蛮恶劣的呢,或者是为了让我接受而故意编了个理由吧!阳风不忍辜负老人的一片心意,而且自己也十分需要收集精灵石,因为他承诺过要将希尔芙的大精灵伙伴们恢复的,于是将这颗暗之精灵石接了过来。并将自己装了近百枚金币的袋子递了过去,微笑着对老人道:“大叔,这也是我的一点儿心意,虽然只是些小钱,但是如果你不接受的话,这个水晶我也不要了喔。我们还有些事,先行告退啦!”并不知道其中有多少钱的老人感动的接过袋子,送两人离开。老人独自回到屋里,打开袋子一看,不由呆住了,“天啊,这么多的金币,那少年究竟是什么人啊?真的只是个普通士兵那么简单吗?”“老公,咱们现在去哪儿啊?”萱菲亲昵的攀着阳风的手臂,对于这家伙一下子用掉她一袋子的金币丝毫不介意,虽然是名义上的城主,走势图分析但是一些钱物还是不缺的。不过阳风这个素来节俭的家伙倒是替她心疼的要命,恨恨的道:“你回家等我,我去和你叔父打个招呼,顺便替你讨点债回来。”萱菲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嗯,不过我和那家伙已经恩断义绝了。”萱菲知道阳风不愿让她看到在自己面前和她叔父起冲突,感动之余有些不解的道:“这两天军队应该会查处他的,你不用亲自出手吧?”阳风坏坏的一笑,对这单纯的美人儿道:“要是那样的话,他家里的好东西也都会落入魔兽联军手中啦,还不如装在咱们自己口袋里实惠!你就乖乖的回家等我吧!”“唉?是这样啊!”萱菲接受了这个不太好的理论,一边想一边回家去了。阳风目送她进入房间,转身向内城东侧走去。阳风来到将军府门前,这里的建筑豪华气派,八个侍卫一字排开在宽阔的大门前守卫。“咚”的一声,虚掩的大门被阳风一脚踹开。“喂!人类的小崽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反应过来的侍卫们立刻围住了阳风。这几天虽然也有人类士兵故意来这儿捣乱,但是这么大胆的还是第一个。阳风对这些侍卫不屑一顾的道:“赶快让那个叫瓦西特的滚出来,我要向他逃债。”“哪个混蛋在大声嚷嚷?”一个年轻的豹人走到院内,对门口的守卫们询问。一个侍卫道:“戚少管,这个人类不但踢开大门而且还对将军大人出言不逊。”“原来是下贱的人类,给我往死里打!”原来这个年轻的豹人是将军府总管的儿子,平时蛮横惯了,这几天刻意让手下对人类士兵挑衅,而他发现对方却胆怯的很,象他这种惯了欺软怕硬的家伙因此更加对人类瞧不起。当然他不会知道那只是人家军纪严明刻意忍耐罢了!既然戚总管的公子这么说了,这些侍卫当然不会手软,向着阳风打了过去,但是他们却忽然听到院内发出一阵惨叫,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原本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阳风竟然出现在戚少管身旁,并且一脚踏在他身上。“不想死的话!快把你们管事的叫来!”阳风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脚尖一挑,将在地上呻吟的戚少管踢向他们。这些明知自己不是对手的家伙们,抱着戚少管,匆匆向后院跑去。瓦西特正在和他的总管清点刚刚送来的一批珠玉、宝石,几个侍卫抬着戚少管冲了近来,其中一个禀报道:“大人,不好啦,一个人类士兵冲进院内,非常凶狠的说要向大人逃债,并且还把戚少管打伤了!”“这家伙下手好狠!”戚总管抱着被打的几处骨折的爱子,心疼不已。“可恶,竟然上门捣乱,老戚,你带些人手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瓦西特顿了顿,又道:“一定要先问问他什么名字,所谓何事。”他近日有意放纵城卫军向人类士兵挑衅,有意破坏兽族与人类之间关系,但也不敢做的太过火,势力上和人类差距太多。“嗯。”戚总管点点头,留下两人给爱子上药、包扎,带着其余人怒冲冲的出去了。片刻之后。戚总管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不得了啦,大人,我带了一百名府内护卫去教训那个叫阳风的自大狂,但转眼间就全部被他打的趴在地上啦!”瓦西特听闻竟然是阳风,气的跳了起来,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王八蛋!我不是叫你问清他的名字,先好好根他谈谈的吗!你竟然带一百人去揍他,你他妈的难道不知道是谁一击干掉那好几千的僵尸部队的吗?”“唉?我说怎么有些耳熟啊,真的是他?完啦,那我们怎么办?”其实做为人类军团的统率,阳风之名已经在这个城中渐渐传开,但是一来传闻的时间尚短,二来这个管家急欲为儿子复仇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两人正不知所措,阳风一脚踹开门冲了进来,“嘿嘿,这就是你们将军府的待客之道吗?”“你……你想干什么?你这是私闯民宅!”瓦西特向这个不速之客怒责道。“喔呵呵,你这也叫民宅?这样的民宅我还是第一次闯呢!”阳风说着突然很意外的发现两个蓝色的水之精灵石就分别摆放在大堂中的两个特别定制的木架子上,于是走过去把它们拿在手中道:“哎呀,想不到你对这个东西也很感兴趣呢,不过你可真是大意,竟然把它们放在屋内作装饰啊?这么贵重的东西,被小偷偷走可就不妙啦!”“混蛋,我这里哪有小偷啊?有也就是你这种强盗而已!把我的东西放下!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瓦西特又急又气的说道,然而却是毫无办法可想。“哼,我来逃债的,你怎也要为你所做的事付出点代价吧?”明知对方故意找茬的瓦西特怒道:“我有对你做什么了吗?”“那些刺杀我的刺客不正是你派的吗?”戚总管骇然道:“你怎么会知道的?”瓦西特上去又是一巴掌,气急败坏的对戚总管骂道:“王八蛋,你给我闭嘴!”阳风笑道:“怎么?还不想承认吗?这只是其一,搜刮百姓是其二,夺取亲侄女儿的权利是其三,这么多的罪过,你要如何赎罪啊?”“妈的,这些事论不到你来管,臭小子你少得意,我军早晚会把你们赶出城外的!”“嘿嘿,是吗?不过恐怕你是等不到那一天了。你先给我吃点苦头吧!”阳风说完忽然发难,瓦西特虽然身手不凡,但怎是阳风对手,转眼便被打的变作滚地葫芦,惨嚎着求饶。“哼,要不是看你侄女的脸面可不知这样就算啦!看你以后还敢欺压弱小,不过恐怕你也没机会了,这些就当作是你作坏事的惩罚,我带走啦!”阳风将两个水之精灵石放入盛满珠宝、玉石的箱中,扛起来就走。这些珠宝拿到当铺去应该值不少钱吧,一袋子金币肯定是有了。“呜……你这个无耻的强盗,我要去报官!”瓦西特这个一向只有抢夺别人的家伙终于也被抢夺了一次,最令他心疼的当然是那两颗精灵石了,望着阳风消失在门口的背影,一边哭泣一边咒骂。他身旁的总管对他道:“大人,您就是本城最大的官啦!”“呜……你不说话会死啊……”阳风把那些玉石什么的拿到当铺当掉,居然有五百枚金币之多,于是乐呵呵的跑到饰品店,给家里等着他的女人们买了些好货色,屁颠屁颠的回家去了。次日,戚总管慌慌张张的跑到瓦西特面前,“大人,不好啦,听说威特师长大人昨夜被压入军牢审讯,今天早上和我们共同策划暗杀阳风的伽尔大人也被军部的丽佳大人扣押了。”“什么?怎么会这样,丽佳大人怎会有心思查这种事?”瓦西特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新帐旧帐彻底败露了。威特师长平日和他往来甚密,是他贿赂的军部高官之一,也正是他去年负责交接城卫军的兵符的,他做的很多事都有这位大人参与。“怎办?我们要不要赶快逃出此城?”戚总管提议道。瓦西特刚要起身收拾细软,就有家丁来报,“数千的魔兽正规军将将军府包围了。”瓦西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失神的道:“我怎么这么倒霉,难道我今年命犯太岁?”这天下午,萱和大殿,魔兽军的高等将领和德拂伽城内的文武百官齐聚一堂,进行德拂伽城卫军兵符的交接仪式,连兵符在内所有的公文印章一同交付给萱菲这个原本的城主。当然丽佳也邀请了阳风等一干人类将领作为见证。萱菲成为德拂伽的正式城主,瓦西特则被罢免一切职务,没收全部家当,并处以终生苦役的刑罚。兵符交接之后,阳风和丽佳约定双方同时开始撤军,人类、精灵联军在德拂伽城南二十里处驻扎,而魔兽们则在城西二十里驻扎,城内则各留三千士兵彼此监视对方。“妈的,难道我们就这么撤了?”沃尔德不甘心的对这丽佳咆哮。“你这傻瓜,我们这些日子不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吗!我们的二十万援军正从兽都摩朗向这里进发呢!现在双方都撤到城外,等我们的援军来了就可伺机将人类歼灭于野外!到时候他们可就没话说了。而且听闻可罗大人已经去了南线指挥战斗,我军南线的形势也渐渐好转了,啊!真不亏是可罗大人,多么的优秀啊!”丽佳说着勾起了对主人的思念,忍不住的开始发骚。沃尔德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行啦行啦,我知道啦!”头也不会的跑去带军了。现在的形式是看似和平,双方的军队却是各怀其心,就看那方的行动更快了。但是阳风这个家伙现在却是屁颠屁颠的城内城外来回跑,城中的侍卫当然也毫不阻拦,毕竟是他救了一城的百姓啊,而且这家伙跑的还是城主大人的闺房。他们这些城卫军当然不敢也不愿有任何的举动了。萱菲的闺房里,道蕾正在陪着她说话,这些天来两女似乎形影不离。萱菲虽然取得了城主的实权,不过对于人情世故还是欠缺很多。这天午后,阳风正搂着萱菲和道蕾调笑,忽然茜雅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声音中透着几许焦急:“大事不妙了,我军在南线大败,残军已被对方逼至奇拉村,以现在的情况看那个小村子被攻陷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什么!”阳风立刻跳了起来,“这怎么可能,不是说都打到费而魔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被打回来了呢?五万的矮人族佣兵难道没发挥作用吗?”茜雅叹口气,道:“据传信官说,人类与矮人佣兵原本是占优势的,但有一天夜间,驻地附近的法赫湖中忽然涌向出一支他们从未听闻过的怪异军团,在他们与费而魔的魔兽联军两面夹击下,我们南线的军队彻底溃败。”阳风据的心中猛然一沉,懊恼的道:“怎会这样?原本还指望他们攻下费而魔,这些天我都在布兵备战准备一举攻下亚路菲尔德,一旦取得这两个城镇,就可以对魔族王都密斯提卡形成两面围击之势,大事可成!然而现在……”茜雅皱眉道:“这谁又能料到呢?听闻魔族王子克罗抛却族内大小事务不顾,亲自跑到前线指挥,而且那支怪异的军团的士兵都是上半身象女子,下半身好似巨莽一般,打起仗来厉害无比,善于水路两析作战,刚好那边沼泽、湖泊众多,否则士气正枉的我军也不至于惨败而回。”“啊!真的是下体蛇身?”道蕾一脸经验的对茜雅问道。茜雅道:“咦?蕾姐以前听闻过这些怪异的家伙吗?”道蕾严肃的点了点头,说:“恩,我也只是听昆仑山的先辈们提起过,她们是叫做罗伽的一个奇异种族,听闻是上古时期被神遗弃的种族,她们不但凶狠残暴,而且战斗力极强,同时也是整个大陆上极少有的能够在水中作战的种族,以前从未听说过她们服从过任何族群。如果她们真的成为魔族的力量的话,我们今后更加危险了!”阳风忽然想起了什么,失声道:“大事不妙,老妈和莉莉丝她们都在奇拉村呢,要是奇拉村被攻陷,魔兽们大概不会象我们这般人道的!”道蕾急道:“那现在怎办好?”因为她曾做过难为阳风母亲的事,希望能早些到她面前亲自道歉。“她们要是有些闪失,我可受不了。”阳风略一思索,下决心道:“我要亲自带兵赶去救援,决不能让奇拉村落在魔兽手里!”

  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共同经历了一段非常时刻,大家都被困在家里。现在情况慢慢好转了,耐克也为运动市场的恢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久前,耐克开启了#哪儿挡得了我们#市场活动,并希望通过安全的方式把大家慢慢带回到熟悉的运动场。

原标题:王者荣耀最克哪吒的五位英雄, 第三自带两个盾, 第一技能一秒打完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

Powered by 江苏快3投注网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