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无论如何我也会阻止这些怪物的

“是亡灵!大家使用光明魔法!”几个站在德拂伽南侧城墙上的魔族将领高声的呼喊着,魔族的亡灵骑士也是杀不死的,大概是人类也研制出了死亡系的兵种了,而光明魔法除了有恢复的效果外更是亡灵系的克星。躲在远处观看的道蕾看到城头暴起一团团的白光,不由自语道:“没用的,傻瓜们!既然是道家秘术,哪能这么轻易被你们破解!哼!好好领教道家僵尸的厉害吧!”“什么?!这……怎么可能……”一片白光过后,城头的魔族们望着丝毫没有损失的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恶心尸体感到了一丝恐惧。“大家不要怕,给我用石头砸、用火烧!”随着一声令下,魔兽们向着聚集在城脚下的僵尸们投下大量的石头,以及燃烧着松油的火箭。但这些平日十分有效的举动今天并未给这些魔兽们解除危机,相反的却带给他们此生从未有过的恐惧。被石头砸过的僵尸们有的少了一条胳膊,有的只剩半个头颅,还兀自流着恶心的脓水,但是没有一个僵尸倒下去,他们开始用他们僵硬的手脚硬生生的插入城墙的缝隙,一步步的、缓慢的向着城头移动,他们的动作虽然仍是那么的缓慢、僵硬、甚至有些滑稽,但是城头上那些平日里即使刀头舔血也是轻松嬉笑的魔兽们此刻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到,死神正在一步步的向他们靠近,而他们却只能无奈的等待死亡的到来。强悍的熊人们抱来一根根粗大的木桩,向着渐渐逼近的僵尸挥舞,做着最后的抵抗,被扫到的僵尸们受到大力的冲击而跌落到地上,这招看似很有效,但是那些从数十米高跌落的僵尸们片刻就站立起来重新往上爬,而且似乎丝毫不知疲倦。在恐惧与疲劳的作用下,魔兽们几乎是垂死挣扎了,一个看似小孩的僵尸似乎曾受到过木桩的打击,当木桩再次挥到他面前时,他竟然一跃跳起,并且灵活的抱住木桩,开始顺着木桩往上爬。抱着木桩的两个熊人见状,吓得呆住了,直到眼瞅着小僵尸就要顺着木桩爬到他们这头来了,并且已经清楚地看到那让他们望而生厌的毫无生机的骷髅头还闻到了它发出的使人作呕的味道。猛然惊醒的熊人赶紧把带着小僵尸的木桩扔了下去。让这些熊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群僵尸竟纷纷跳上这一度让它们处于弱势的木桩。熊人见状可害了怕,如果这样下去非让僵尸爬上来不可,也只有暂停用木桩的袭击。没有了木桩的阻碍,大批的僵尸从这个缺口拥了上去,本想抵挡一下的这几个熊人立刻发觉这些僵尸们的力道大的出奇,他们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撕成了几块。德拂伽南侧城墙的防守就如决堤的大坝,瞬间便崩溃了,僵尸们犹如潮水一般涌入城头。无论是兽人们的巨斧、利刃还是魔族法师们的魔法对于这些即恶心又恐怖的死神都是毫无作用,城内众多的魔族和兽族一点儿也阻挡不了僵尸们前进的步伐,第一波迎击僵尸们的城南守军几乎全军覆没。一时之间城内魔兽族的悲惨的嚎叫声响起一片,魔兽族人被风卷残云般地袭卷开来,风云过后到处都是魔兽的残肢断体,有的还侥幸没死的发出时断时续的悲鸣声。“喔,再有一会儿就差不多了吧!嘻嘻,胜负已定,也该去让那家伙撤军了,人类现在冲入城内可就不妙啦!”道蕾看到魔兽族的势力越来越弱,而僵尸以绝对的优势在解决着仅剩下的为数不多的魔兽时,高兴地想着。如果让阳风那家伙知道自己有这么厉害的一支部队,不知他会是一副什么德行,想到这里不由掩嘴一笑,一勒胯下战马,向着德拂伽城东门直奔而去。“出来吧!火凤凰!去吧!凤凰破灭斩!”阳风向着周围敌人集中的地方狠狠的劈了过去,一阵惨叫过后,数十名敌人浑身冒烟的躺在了地上。但是很快,更多的魔兽取代了倒下的同伴向他们二人蜂拥而来。“魔法剑——雷蚀天地!”希尔芙以最快的速度发动魔法剑,击退了想乘阳风收招时上来占便宜的几个狼人士兵。这时无数的箭雨夹杂着几个魔法弹向着两人飞了过来,“喝!”阳风一声发喊,挡在希尔芙身前,并且发出淡淡的绿色光膜,箭雨和魔法弹碰到这个光膜便被弹开。“主人,这样下去不行啊!”希尔芙看着在他们两人周围紧紧围着的魔兽们和渐渐变弱的绿色光膜,焦急略感无奈的说道。“我知道!这群该死的魔兽,想不到以咱俩这样的实力竟然冲不下去。”阳风望望德拂伽城东门下方死伤无数的人类,双眼几欲喷火,虽然有最强有力的防御“大精灵的守护”,但是这守护膜在发动之后寸步不能移动,而狡猾的敌人很快看出这招的缺点,专挑他移动的时候放冷箭,搞得他们从空中落到城头后就一直被困在这儿,本想冲上来后强行打开城门的打算完全落空。被这几百的魔兽牢牢困在城头,阳风只能无奈的看着城下的将士们一批批的赴死,他此时才真正明白个人在大规模战争中的作用真的是微不足道的,虽然有时候似乎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例如他上次引发的狂战士暴走事件,但是那又何尝不是一个个将士们拼死积累起来的功劳呢!正当阳风百般无奈,内心打起退堂鼓的时候,他突然发觉城头左侧似乎起了什么骚动,并且有逐渐蔓延过来的趋势。“咦?城南好象是道蕾那个小妮子带着增援部队打的,我差点都忘了。不过真是不可思议啊,还没一个小时呢,这也太快了点儿吧,不太可能吧。”“主人,城南的确是咱们的援兵到了,看来还不少呢。后方的骚动很大啊!”希尔芙兴高采烈地说。这时围住他们二人的魔兽们也发觉后方出现骚乱,大部分魔法师们在指挥官的命令下掉头向后攻去,而这恰恰给阳风一个可乘之机,他用足了力气使出一招凤凰破灭斩,强大的火势直向敌人的队伍中去,而希尔芙则心领神会地使出元素之风,这时火借风势,风助火涨,直烧得敌人熊哭狼嚎,溃不可击。正门城头的形势顿时逆转,越来越多的人类在风精灵们的掩护下爬上了墙头,在阳风的带领下,这些人很快的杀散了越来越弱的正门守军,并且打开了大门。随着如旋风般杀入的骑兵们的到来,这座长时间来固若金汤的要塞的德拂伽城正门已经落入了人类与精灵族联军的控制之下。阳风本欲随着第一批杀入的骑兵们一起向中城冲杀,但是却无意看到道蕾这个美女也夹在人群中,不由跑过去和她打招呼。“道蕾姐!真想不到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增援,很了不起哟!”阳风一边跑一边和道蕾套近乎。“赶快让进城的部队撤出,并且离开的时候记得一定要把大门关好喔!”道蕾听到阳风的称赞有些得意地说。“怎么回事?难道要放弃吗?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攻进来的啊!”阳风不解地问。“谁说要放弃啦,这个城嘛,只凭我带来的援军就足够了。”道蕾自豪地说。“什么?只凭那一万人?”阳风不是一般的吃惊。“他们可不是普通人类喔!”道蕾有些自命不凡地说。两人正在说着看到几个僵尸正把四个狼族士兵逼到了一个墙角,这几个狼人已经看领教到僵尸的厉害,此时已无丝毫的斗志,目光中流露出的全是哀求的神色,但是这对于毫无人性的僵尸来说无疑是没有效果的,它们照旧拖着那僵硬的让人望而生畏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缓慢地向这几个可怜的狼人逼近。这些平日里英勇善战的狼人现已是瑟瑟发抖,其中一个胆子较小的甚至小便都失禁了。但这一切都不能影响到僵尸的进程。这四个狼人此时深深体会到对生的渴求和对死的恐惧,他们都无助得瞪大了双眼,心脏在飞快地跳动以至于使他们都无法呼吸,但他们能做的也只能是等待死神慢慢地降临。终于,一个僵尸走到它的攻击范围,只见它缓慢地走向离它最近的一个,用两只白森森的骷髅手抓住他的肩膀,轻轻向上一抛,一个身材很健壮的狼人竟被抛起有两三米高,然后僵尸猛得抓住他的双腿,用力向两边一扯,在这个狼人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的同时竟被僵尸活生生撕成两半,狼人的内脏连带着鲜血一股脑撒了一地。此时另一个僵尸也抓住一个吓得瘫在地上的狼人,并把他的脑袋狠狠向墙上撞去,顿时他的脑浆顺着墙壁流了下来。这个狼族战士连惨叫都没来得急就一命呜呼了。另外两个狼人早被这异常残忍的场面吓得成了行尸走肉一般,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麻木地等着死亡的到来。由于这两个狼人已没有了反抗的余力,所以僵尸们很轻而易举地就把他们收拾掉了。然后程序化地寻找下一个目标。转眼间地上堆满了血肉模糊的残肢断体以及还冒着热气的内脏和脑浆。僵尸机械地向下一个目标走去,这次是两个人类士兵,他们刚冲进城来,正准备大干一番。虽然看到对方象是人类的打扮,但是身上的腐肉和露出的阴森的白骨以及它们空洞的眼神告诉他们对面的生物绝对不是人类,两人只是愣了一下,便紧握手中的钢刀,配合着向僵尸砍去,“铛!铛!”两人一个砍僵尸的上半身一个攻僵尸的下半身,几乎是同时两把钢刀砍在僵尸的身上。上面的钢刀砍在僵尸的肩膀上,僵尸的整个胳膊连带着小半截身子被砍了下来;下面的钢刀砍在僵尸的一条腿上,小半截腿被钢刀削了下来。但是这仍未阻止僵尸的前进,它流着让人恶心的脓水仍以不变的步伐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前进。“这……这是什么东西啊?我们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种鬼东西。”“我也没见过,可能是兽族的新品种,不管结果怎么样,咱们跟它决一生死吧。”“好吧!亲爱的妈妈,如果这次我不能再回到您的身边,请原谅儿子的不孝,我是永远爱您的。”“丝菲尔,对不起,我恐怕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两个人类做好死战前的充分的心理准备,然后发疯似的挥舞着手里的钢刀没有任何目标的向僵尸狂砍。等他们砍累了,停下来喘息时,却惊恐地发现被他们砍碎的僵尸已经迅速地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并且向这两个人类走来,死亡的恐惧感笼罩着他们,就在他们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僵尸已经走到了它的攻击范围,在这两个人类还没来得急做出任何抵抗反应的时候,僵尸两只尖尖的手已经贯穿了他们的身体,顿时鲜血如注,一人的喉咙被贯穿,在如野兽般的惨叫声中,另一个人类的心脏被挖了出来,这个鲜红的心脏还留有主人的体温,还在继续跳动着。当阳风看到僵尸的残忍后,忍不住往地上狂吐,希尔芙则关切地一只手拿着手帕给阳风擦拭嘴角,另一只手给他轻轻捶背,好让他止住呕吐。好半天,阳风才缓过劲儿来:“蕾姐……这恶心又恐怖的东西难道就是……援军?”“是啊,都是你啦,我早就说快下令撤军啊!”道蕾露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竟然让这些怪物进入战场,真是太残忍了,太恐怖了,太……”阳风露出严肃的表情,对道蕾命令道:“总之,你快制止僵尸援军的行动,我宁可没有这些怪物的援助。”“制止僵尸的行动?你大脑有问题呀?我来增援的目的不就是剿灭兽族吗?况且我也没有办法控制僵尸的行动。”“什么?你说你也没法控制这些怪物?”阳风不禁气的头都大了,“那难道让它们继续屠杀下去吗?”“所以我才告诉你赶紧把人类军队撤离嘛。”“可是那些兽人百姓怎么办?”“虽然他们看似是无辜的百姓,但是没有他们哪来那些兽族士兵呢,而且兽族的百姓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兽族的战士,他们的小孩子长大了也会成为兽族的士兵。为了消除后患,应该不惜一切手段来铲除他们。”“哼!混蛋,无论如何我也会阻止这些怪物的。”阳风握紧了手中的星云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意味着什么?现在下令撤军才是你唯一该做的!”道蕾冷冷的看了阳风两眼:“难道说……你想再次被判人类吗?你这个恶魔……”“啪!”的一巴掌打过去,道蕾白嫩的小脸上顿时出现五道红红的手掌印。道蕾被这突来的一巴掌给打呆住了,愣愣地看着阳风。“混蛋!难道你想让这些怪物们屠城吗?的确,我做过很多不对的事情,对于各族之间的战争也曾经迷茫过,甚至我一度连自己的立场也搞不清楚,但是自从经历了那次死亡的体验,这一切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让每个生命都有生存的权利,现在我的战争唯一的目的就是—终止战争!既然你不能控制僵尸,那我只有去消灭它们了。”阳风愤怒地咆哮着,不顾其他人的反应,独自向城里跑去。希尔芙很无奈地看了道蕾一眼,紧跑两步向阳风追去。道蕾捂着火辣辣的脸,心里这个气呀,这个臭小子竟然是第二次打自己,这口恶气实在是出不来,而且这些僵尸是昆仑山与皇家合作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才得到的结果,如果阳风真的消灭了他们,福建快3投注网那他的祸可就闯大了。不过, 福建快3投注网址她倒不担心这些僵尸会被消灭, 福建快3网上购买对于这些东西, 正规福建快3投注网她还是很有自信的,所性跟在阳风身后,看这个自负的家伙如何出丑。阳风环目四顾,僵尸们已稀稀拉拉的分散在城中各处,已有万多的人族、精灵部队冲进城中,人类、精灵、魔族、兽族、僵尸互相混战,场面混乱不堪,但是处境最痛苦的就是魔、兽士兵了,一来遭到大部分僵尸的攻击,二来冲入城内的军队使其两面受敌,避无可避。“可恶的人类!竟然把这样的怪物带入战场,真是卑鄙啊!”一个魔族法师向旁一闪,躲开伸向他的一只枯手,忿忿然的说道。这个僵尸失去了眼前的目标,立刻向着旁边的另一个目标攻击。“混蛋,这不是你们魔族的怪物吗?道术—水刃狂舞!”这个人类躲避攻击的同时向着僵尸发出了水属性的道术。这个僵尸瞬间被切成几块,瘫在地上。“哼,也不怎么样嘛。”那个人类说着准备攻击旁边的魔族,但是这时候地上的腐肉块和白骨段开始蠕动,并互相靠拢,很快这僵尸又完好如初的站了起来。“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魔族和人类的两个战士惊呼着将手中的兵刃同时指向了僵尸。数招过后,两个战士都挂了彩,并且这时候身边的僵尸越来越多,旁边有几个战士已经被这些怪物杀死,死状惨不忍睹。在这种恐惧的压迫下,这两人不由同时发出自己最强的力量,一个火球和一个旋风打向这个僵尸。僵尸发出一声怪叫,被烧成一阵烟雾,消散在空中。这个景象刚好被赶到这里的阳风看到,“咦?奇怪,我刚才试过更厉害的火焰魔法,也只不过烧掉僵尸的衣服而已,难道是……需要两种不同的元素打击才能将其消灭,对了,一定是这样的。”阳风对着跟在他身后赶来的道蕾笑笑:“嘿嘿,道蕾姐姐,看来你所谓的无敌援军并非是不可消灭的啊!就让我来超度他们吧!”“什么嘛,这恶魔自信又淫贱的微笑,难道他真的有打败僵尸的方法?不可能吧……”道蕾想着,继续跟在阳风身后,看他是否真能消灭她的无敌僵尸军团,虽然不太相信,但心中还是充满了忐忑与不安。在隐隐约约的噪杂声中,萱菲慢慢醒来,阳光正从雕花窗的千百格子中射进来。萱菲赤裸着玲珑的娇躯,挺着两粒饱满丰盈的乳房,梳理了一下一头金光灿烂的长发,望着镜中自己俊俏的鼻梁,被厮杀声吵醒的她脸上不但没有丝毫惊恐厌恶的情绪,反而仿佛期待以久般,幸灾乐祸的微微一笑,虽然笑容多了一分凄惨,当她清丽的俏脸上仍是现出两个小酒窝,还露出两颗可爱的小牙来。萱菲在平滑的玉石地面上踱步,透过卧室的窗格她能看见对面的萱和厅和大厅顶上的朗朗蓝天,大厅附近一队全副武装的人类骑兵正在围攻几个狼狈不堪的豹族侍卫,阳光遍布在萱和厅前的广阔方场上,间或传来的惨叫声显得特别的刺耳与此时的环境非常地不协调。自从父亲去年莫明其妙的去世之后,叔父和母亲就为了城主之位互相责难对方,自己生母在自己六岁时病逝,一直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继母在父亲死后也突然对自己冷淡起来,本来和睦的贵族之家变得分崩离析,年仅11岁的萱菲虽然继承了城主之名,实权却被叔父把持,身为豹族族长的女儿如今甚至连自由都已失去了,她那幼小、纯洁的心灵也因为接受不了一系列残酷的打击而变得自我封闭,终日沉默寡言,对任何事都变的漠不关心。这些天来,人类精灵联军攻打德拂伽,身为城主的她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吧,自己的亲人们为了权势反目成仇,如今可好,转眼间就要被人类攻占,只是这个一向固若金汤的要塞都市被几天的时间就攻了下来令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听说领军的统帅还是个十几岁的人类少年呢。忽然间原本相对安静的萱和大广场热闹了起来,先是数十个风精灵飞了进来,这之后看到的情况令萱菲这个凡事都无所谓的豹族美女也不由惊讶起来,大群的狼人和人类骑兵并肩冲了进来,在他们身后的是一群群的兽族百姓,有拄着拐杖的老豹人,也有抱着小熊的熊人,他们中间加杂着暗夜精灵、魔族法师时不时的维护人群的秩序。“兄弟,这是怎么回事?”萱和厅旁几个正在围攻豹人的人类也停下了手。这个轻骑兵勒马站定,摇头苦笑:“还不是咱们那个古怪军长,突然下令改变作战目的,同魔兽们守护城内百姓,攻击目标:僵尸!”“僵尸?”“是啊,你可能没看到,就是街上那些慢腾腾,恶心兮兮的怪物,听说好象是咱们失控的援军。这些怪物在街上不分敌我的大肆屠杀,现在城门已关闭,城中到处都是僵尸,大家正往这里撤退。”这个骑士队长有些不情愿的收起兵器,撇了撇嘴:“那我们撤出城去不就好了,干嘛还要和敌人联合保护他们的亲人。”“好啦,这可是上边的命令。你们去让里面的兽族出来和大家汇合在一起,尽量不要落单。”这人说又交代了几句便跑开负责自己的工作去了。这些士兵本是第一军团的,但是近来的几次军事行动第一军团长万斯特有意让阳风总指挥,江苏快3投注网址自己则只做些辅助性工作,这些士兵无论训练、装备还是心理素质都是人类最优秀的士兵,很快便适应了阳风的指挥,而且这些人对于阳风时不时的古怪做法并无厌恶的情绪,反而内心有种畅快的感觉,虽然这些做法明显有违军事原则。“喔,几位大人请让小的们带路吧。对这内城我们可是熟悉的很。”几个豹族侍卫死里逃生,不由大献殷勤。“行啦,带路吧,离我远点,血都噌我身上了。”这位骑士队长不大高兴的说着,作为敌对方来说,忽然要和对方联合起来保护敌人的百姓,他还真有些不适应。“真是搞不懂,正在咱们节节胜利的时候,为什么要敌人联合呢?”“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是咱们的头下得命令啦,他还真是一个总让人感到出其不意的人呢。”“这正显示出大人们武艺精湛和大人们的无比善良仁慈的心里啊!”豹族侍卫努力地拍着人类的马屁。原本还厮杀的兽族与人类此时并肩走向了萱和厅……看着窗外的突变,本来对任何事都心灰意懒的萱菲感到心里有些莫明其妙的激动,于是起身穿上一件碎花小裙,甚至还很有心情地略微画了个淡妆。“前面是城主大人的卧室,平日都是我们兄弟守卫的。”豹族侍卫殷勤地介绍着。“城主?应该是个狡猾、奸诈、阴狠的老头一类的角色吧?”骑兵队长想起这些日子攻城的艰难,如今竟然要来保护他,不由苦笑着上前敲门。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去开门!”萱菲吩咐身旁的一个侍女。“辛苦你们了,人类的骑士,德拂伽城主萱菲代表全城的百姓感谢你们。”萱菲大方而不失优雅的一躬身,露出个带着酒窝的微笑。因为刚才已有侍卫报告了现在的突发情况,有比人类更可怕百倍的一支古怪的人类援军来了,而且好象攻进城后突然失控,敌我不分的大肆屠杀起来,原本可以逃出城外的人类反而与兽族联合起来对付这支无法控制的奇异军团,所以萱菲对人类的行动很感激。“城……城主?”人类士兵望着眼前美奂绝伦的豹族少女,不敢相信的张大了嘴巴,毕竟这形象跟他们想像中的差距太大了。好在队长大人平日有着很好的修养,很快恢复正常,说道:“城主大人,请您和贵府所有人等到前方与我们的士兵汇合,现在形势突变,单独行动很危险的。”萱菲本想询问一下究竟怎么回事,但想到现在事态可能很紧急,于是忍住了,点点头,道:“嗯,请各位带路。”萱菲纳闷的是自己为何突然对这些事情好奇起来,自己濒死的一颗心渐渐活跃起来,难道是因为本是敌对的兽族与人类同时站在自己眼前的缘故吗?做出这个决定的人类统帅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带着这些疑问,萱菲跟随这些人类士兵来到萱和厅前。德拂伽内城有高大的城墙守护,虽然远不如外城城墙高大,但是加上环绕内城的一条护城河,整个内城宛如城中之城,易守难攻。一进内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能容纳万人的萱和大广场,正对大广场的是规模最为宏大的萱和大厅,除了萱和大厅外还有数十个厅殿,萱菲所在的大厅和萱和大厅是正对面。小溪、假山、各类珍奇的花草树木环绕其中,环境典雅而优美,平日都是城中权贵们居住、议事的地方。然而今日,原本幽静的内城吵闹之声震耳欲聋,空地上挤满了一群群的兽族百姓。萱和大广场上,除了正对大门的一侧,另外三侧排满了手持长矛、弓驽的各族战士,形成三排人墙包围着大广场,只在西侧留有一个缺口供鱼贯而入的百姓进入。萱菲站在萱和厅大殿前,她身旁的是叔父瓦西特,这个她自幼都感觉十分亲近的亲人此时正眼都未瞧她一下,正阴狠狠的盯着萱和大广场上愈来愈少的人流,大部分人类战士和兽族百姓已经进入各个厅殿前的空地上。僵尸们发觉城中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味,不约而同的向着内城涌去,几个僵尸紧跟在一些兽人百姓身后进入了萱和大广场,一队人类骑士看到这个情况立刻拍马冲了过去用长枪将这几个僵尸拦阻住,待那些兽人百姓走得远了,他们也扔下被僵尸抓住的兵刃,掉转马头急速退后,数个魔法弹向着僵尸们飞去,被这些魔法弹同时击中的僵尸惨叫一声化作一阵白烟消失不见。“为什么不把内城封闭?那样僵尸们久竟不来了吧?”一个魔族法师不解的向他身旁的同伴问道。他的同伴撇了他一眼,教训他道:“笨!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进入城中的吗?我可是从南城守军中侥幸逃出来的,几十米高的城墙,它们就用爪子可插入砖缝中一步步的爬上来,那场面简直就是地狱。要是咱们把内城封住的话,咱们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现在将它们引到萱和大广场上集中歼灭恐怕是唯一的方法了。”“但是那样如果失败的话后果还真是不敢想象。”“白痴,别说不吉利的话,既然人类也都和我们一起对付它们了,咱们也只能尽力了……”这两个魔法师小声嘀咕了一会儿便跑去协助士兵了。“差不多所有的百姓都进入内城了吧?”阳风向希尔芙问道。希尔芙闭目片刻与空中巡视的风精灵们进行心灵沟通,睁开双目,道:“嗯,每个区域的百姓都已退入内城了,不过仍有数千的士兵、民众丧生。”“嗯,对上那些怪物,那也是没办法的吧。”阳风骑在希尔芙的背上,向下看了一眼,摸了摸她的秀发,道:“咱们也过去吧!”广场上的僵尸渐渐多了起来,大广场的西、南、北三侧都被手持兵刃的士兵牢牢围住,东侧则有僵尸们源源不断的进入,时不时的还有一些老弱兽人被风精灵们从空中运进来,现在能够飞舞的风精灵是最安全的了,这些僵尸们看来对于空中目标没有任何的攻击力。“嘻嘻,大家配合的不错呢!”处于空中的阳风看到下方的大广场上魔法、道术漫天飞舞,僵尸们一个个的化为烟雾。“主人,您还真是悠闲啊,情况不是很乐观呢!”希尔芙苦笑着道,原来下方随着僵尸们越聚越多,魔法、道术的准头也是越来越差,往往是两个不同属性的攻击向着一个僵尸打去,但在途中却有一击打在另一个僵尸的身上,这样一来虽然漫天飞舞的魔法、道术越来越多,但是被打散的僵尸反而越来越少。有一小部分僵尸渐渐来到人兽士兵合围的人墙前,这些僵尸立刻被长枪、箭矢阻止在原地,一时不能前进,而这时大片的魔法便打向这些较接近的僵尸,这样一来形成了僵尸大量积聚在广场中央,而人墙前暂时处于真空的僵持局面。“这些没脑的怪物,被消灭是早晚的事。”阳风和希尔芙降落到萱和厅的屋顶上,观察着眼前的局势。“嗯,希望如此吧!”希尔芙也发现这些僵尸们漫无目的的向着人墙靠拢,只要接近的都被很快的消灭,而且人类的道术师、魔族的法师也渐渐学聪明了,不再向较远的僵尸们做无用功,互相配合着消灭接近的僵尸。虽然广场中央仍聚集着六七千的僵尸,但是照这样下去它们也是迟早要被消灭干净的。道蕾站在萱和厅前,心里很不是味儿,本来打定注意跟着阳风看热闹的,但是那家伙竟然骑着大精灵飞走了,不过事已至此,这些都无关紧要了,如今人类竟然和魔兽们联合起来消灭她的僵尸军团,而且她也没想到这些无敌僵尸竟然有这么个致命破绽。但是这些僵尸们真的会这样被消灭吗?现在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希望这些僵尸就这样被消灭掉了。道蕾猛摇了摇头:“不!不会的!这些僵尸是经过了我们昆仑最伟大的祖师—千年仙人道梦亲自施法的,不会这么轻易失败的。”“咦?好像有些不对劲!”阳风发觉这些仍剩余大约六千多的僵尸们忽然间不再向刚才那样四散着向人墙慢腾腾的走了,而是向着萱和厅的方向集体冲了过来,之所以使用“冲”字,因为它们的速度突然快了不少,相当于人类的小步跑了。阳风原本为了能最大限度的打击僵尸们,将兵力分散在大广场的三侧,对付零散的僵尸还富富有余,但是现在所有的僵尸们都仿佛有了意识似的冲向其一侧,以这样分散的兵力根本应付不来的!“混蛋!这些怪物什么时候长了脑了?”阳风通过向前与僵尸们的交手,理所当然的认为它们都是“无意识的杀戮机器”,于是有了那一番针对的它们的军事部署,但是万万料不到它们在最后关头竟然有了意识,而且好像还是一种集体意识,这一点才是真正可怕的。阳风当时看到萱和厅的宏伟,不自觉的在厅前这一侧部的兵力多了些,但是这丝毫没用,现在僵尸们竟然布成“品”字冲击阵,以厅前横布成几排的人兽联军根本不堪一冲,更为可怕的是,很多僵尸开始有意识的躲避飞来的魔法弹,或是主动迎上某个单个的魔法弹,避免自己被不同属性的力量击中。很快,短兵相接,焖哼、惨叫之声接连响起,当然,阳风不用看也知道,所有的惨叫无一例外都是人兽联军的。“好残忍、好恐怖的怪物。”第一次看到这样血惺场面的萱菲不由脸色苍白,不自觉的扭头看了看她身后的继母,一个极度美丽的女豹人,希望能得到一点安慰,但是回应她的是个无比怨毒的眼神,充满了愤怒与不甘,仿佛这一切都是她害的一样。萱菲不由回过头来,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流下几滴清泪。“无论哪个种族,都有恐惧、痛苦和无奈吧,或许是我错了。”道蕾看着一旁的萱菲,摇了摇头。“想不到这些僵尸竟然变得这样厉害。”道蕾这样想着突然好像听到一阵冷笑,不由扭头一看,原来是个豹族男人带着一脸阴狠的笑容望着前方失控的局势。三个僵尸杀死了阻挡它们的士兵,冲破了一个缺口,冲到了萱和厅前台阶上,其中的两个僵尸的爪子上还挂着滴着血水的内脏。厅中的兽族百姓哪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吓得忘记了逃跑,处在人群最前边的道蕾、萱菲进退不得。萱菲面无表情,浑身颤抖地靠在一旁的道蕾身上。道蕾看到这个我见犹怜的美人如此无依的靠在自己身上,不由怜意大起,但现在她这个始作俑者也是无可奈何,前边的士兵越来越少,周围的人群都吓得动弹不得,使得她们也是进退不得,而且一旦这边的人墙被冲散,僵尸们大量冲过来,这内城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恐怕都是凶多吉少了。道蕾看着将爪子伸过来的三个僵尸,她一手搂了一下靠在自己身上的豹族美少女,一手抽出宝剑,准备坐一下最后的抵抗。“噗哧”一声,眼前的僵尸不躲不避,任由利剑刺入它那腐朽的身体,两只枯手向着剑刃一拍,“锵”的一声利剑被折为两断。此时另外两个僵尸把手伸向这两个已经手无寸铁的美人儿。“唉,难道自己竟然也要丧命与此?这大概报应吧!”道蕾想着不自觉的搂住一旁的萱菲,闭上了眼睛。“出来吧!金之鬼手!”萱菲突然听到自己的上方传来一个少年的低喝,然后眼前闪起一阵金光,发出“轰”的一声巨响,自己眼前本是那三个僵尸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坑,那三个僵尸则被轰的飞到了天上,支离破碎的落到了僵尸群中。“嗒”的一声轻响,萱菲发现一个人类少年似乎是从天而降,背对这自己落在自己身前的大厅台阶上,一个美仑美奂的大精灵散发着淡淡的金光,飘浮在他的身旁。“哎呀呀,真糟糕,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少年搔了搔头,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语气对身旁的大精灵说道。“阳风主人,为今之计要想弥补的话只有使用广域魔法了。”他身旁的大精灵恭敬的说道。“阳风?他就是那个带着大精灵的人类统帅吗?”萱菲虽然没有看到阳风的正面是什么样子,但是对于眼前这个下令人类军队协同魔兽共同保护兽族百姓的人类少年却是充满了好奇,而且这个少年刚才那轻松的一击就将这数个强悍的兽人也抵挡不住的僵尸击退也令她生出崇敬之心。“哼,别看这家伙现在人模狗样的,其实也只不过是个无耻的色魔而已。”道蕾对于这个刚救了自己的少年倒是不怎么领情,当她看到美少女那崇拜的目光时,立刻对阳风现在的光辉形象加以诽谤,看来得罪了女孩子还真是可怕的一件事呢。“咦?色魔?那是什么?很厉害的意思吗?”好在单纯的萱菲对于那种事没什么太多的概念。“喔,你还小,大了以后你就知道了。”道蕾说着有些脸红,其实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呢,谁让她还是个清纯处女呢。正关注眼前混乱局面的阳风当然没有去注意背后有两个大美女在对自己嚼舌头呢,因为越来越多的僵尸突破了前排的防线,好在分布在内城的士兵们赶了过来,暂时挡住了僵尸们前进的脚步,而冲入群众中的零散的僵尸也被守护群众的法师们快速的消灭,不过这次人兽联军的死亡远比僵尸们的消亡惨重,而且僵尸们开始有目的的攻击军队中的魔法师、道术师,对于刺到身上的长矛、利剑毫不在意。人兽联军数量上虽然远比僵尸要多,但是军队中的魔法师、道术师却只有总数的十分之一,如果他们伤亡惨重的话,这内城中的其他生命恐怕也保不住了。“广域魔法?没有用的,刚才有人施展过了,两种不同属性的广域魔法配合起来很困难,效果还不如普通的呢。”阳风看着越来越薄的人墙,不由焦急起来。“两人配合效果当然不好,但是如果由一个人来施展的话……”“怎么可能?一个人哪有可能同时发出两种属性的法术啊?即使发出来,那样分散力量后的广域魔法范围也小的可怜吧?”“普通的魔法当然不可以,不过说起广域魔法当然要数……”“精灵魔法!?”阳风恍然大悟的道。“嗯,记得前些日子我交给你的那个火精灵石吗?现在我也化成精灵石的状态,这样既可以协调两种精灵魔法的同时性,也可以最大限度的释放我的魔力。虽然不知道最终效果如何,但现在也只有勉强试一试了。”“咦?光之精灵石不能用吗?”阳风想会不会光和风配合起来对僵尸们更为有效。“光属性的广域攻击必须要集齐三颗才成,虽然对亡灵系有特殊的攻击效果,但这些僵尸们也不能算是亡灵系的吧,也不知配合起来效果如何,与其这样,还是保险些好。”“喔,那好吧,现在也只有这样啦!同时释放两种不同属性的力量并非不可能的,借助太极之力或许可以做到!嘿嘿!好,这些怪物们死定了!”阳风说着去掏那颗希尔芙交给自己的火之精灵石,片刻后,阳风头上冒出了冷汗,突然双手抱头,仰天大叫:“哇呀!小芙芙,糟糕啦!最关键的东西忘带了!记着昨晚睡觉前我还拿着玩来着!”“主人,不必担心,我帮您拿着呢,在您枕头边找到的,今早出门前我想或许会用的上。”希尔芙说着从爆满的丰胸之间拿出了那颗精灵石,看的旁边几个男性几欲喷血。“竟然放在那个地方……不过,我真是爱死你啦!”阳风接过精灵石的同时搂住这绝色的大精灵亲了一口。阳风身后的两大美女看到这里,头上不由冒出了几条黑线,萱菲:“这、这家伙真是这次人类大军的统帅吗?”道蕾:“看到了吧,这家伙的本性就是这么恶劣,丢三落四、淫荡无耻,还是个自大狂,唉,把命运交到这家伙手里……人类的前途不容乐观。”希尔芙:“主人,快些准备吧,再晚就来不及了。”僵尸们正聚成一大团冲击这人兽联军,萱和大厅前的人墙已经处于随时溃散的状态,虽然有其它三侧的士兵不断地补充过来,但是被它们冲上厅前台阶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不过僵尸们现在在萱和厅前聚成一大团的状态也是对它们发动广域魔法的最佳时机,成败就在这一击了。希尔芙此时也化成一颗绿色的精灵石,落在阳风左掌之中。绿色是风的颜色,红色是火的颜色,阳风左掌托着绿色的风之精灵石,右掌平托红色的火之精灵石,双目紧闭努力将自身与这两颗精灵石的魔力融合在一起,他能感受的到,魔力最强的是希尔芙化成的风之精灵石,其次便是他自身的魔力,最弱的是火之精灵石散发的魔力。发觉自己现在的魔力竟然超过了精灵石,虽然是未觉醒的火精灵的三分之一,但阳风也难免有些得意。其实他的魔力之所以这么强,都是因为他经常和希尔芙做爱的缘故,而他那特异的体质能将对方的能力转化成自己的,而且现在也逐渐能回馈给对方,饶是如此,他也是最大的得益者。“无生万物、万物归无,阴阳互转、太极之道!”阳风运用太极之力逐渐的将体内三股魔力融合、转化成强度相当的风与火两种属性的力量。“啊!这是……好美丽、好耀眼的光芒!”萱菲看到眼前少年手中两颗原本发出淡淡光芒的精石转瞬间变得光芒四射,红和绿的光芒交织辉映,耀目而艳丽,使得萱菲和周围的人都眯上了眼睛,不能直视。紧接着萱菲听到身前的少年发出一声低喝:“喝!精灵同唤—风与火的地狱!”霎那间所有的光芒汇聚在两颗精灵石前,红与绿两个硕大的光团向着萱和厅前的僵尸群飞过去。僵尸群上空突然出现了两个巨大的发着红、绿色光芒的艳丽精灵,她们手拉手的跳起华丽的舞蹈,但是她们笼罩的下方此时却是狂风、火球漫天飞舞,发出“呜呜”的呼啸声,仿佛为她们伴舞一般。内城中几乎所有人都仰天望着这个奇异的景象,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片刻后,漫天的风火消散,空中的两个巨大精灵也消失不见,原本挤满了僵尸的萱和大广场上只留下地上烧得焦黑的一个直径百多米、深达两三米的大圆坑,只有圆坑边缘有几只零散的僵尸趴在地上发出“呜、嗯”的惨嚎,仿佛看到了恐怖的地狱一般。但是它们也很快被之后飞来的一些魔法弹打的粉碎、消散。

原标题:LOL:目前峡谷最废的四个被动,大嘴上榜,多数都是老英雄

,,陕西11选5

Powered by 江苏快3投注网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